北漂是什么意思,北漂又有何意義?

 生活雜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17 23:06
  日本作家石田衣良寫過一本書叫《十六歲》,里面有一句話是這樣的:
  “有個能陪我聊聊天的人,比看電視吃飯更重要。比如今天天氣不錯,我就能對他說,天氣不錯啊。如果天冷了,我就讓他添件衣服??上н@樣簡單的交流卻也無法進行。這個世界上有這么多人,但每個人都是孤獨的。”
  久違的孤獨感,再次迸發

北漂是什么意思
  前幾天和來北漂兩年的一位姐姐聊天,她說她要逃離北京,可能是明天,也可能是后天,等辭職報告得到審批,公司任務交接完成就坐飛機回去,來北京兩年的時間,她從未坐過飛機,一者因為票價高,一者因為些許的恐高,只是逃離這該死的孤獨感,時刻也耽誤不得。
  八月十號,夜半驚醒,空調顯示溫度21度,一個人蜷縮在兩米的大床中間,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,凌晨四點二十分,離上班的時間只有四個多小時,離鬧鐘響起的時間還有兩個多小時,離自己入睡的時間只有兩個多小時,不是因為刷手機追劇睡不著,而是因為每晚都會發呆,直到睡意朦朧。只是突然感覺到很無助,在這偌大的一個城市,沒有家人的陪伴,沒有朋友真誠實意的問候,租房,做飯,旅游都是自己一個人,工資也從剛來北京的5000翻了幾番,本以為自己也能如同網絡小說里所寫,一人強大到如同一個隊伍,自豪感就會沖散一切。到頭來發現自己也只是普通人,會傷心,會流淚,當然也會感到孤獨。
  回到住處也經常會發現散落在洗碗池邊的碗筷躺在那里,來北京認識的朋友很多,但真正能聊到一起的卻幾乎沒有,一個人的生活很自由,想要有個人陪伴 ,但也習慣了孤單,只是孤獨感無時不刻的縈繞在身邊。
  想逃離這繁華而空蕩的大都市,只是無論逃到哪里,心無所安,何處才是歸處?
  孤獨時,也有陌生人的溫暖
  當然在北京,也有許多次讓人感到心暖的瞬間。
  在剛工作的第一個月,幾乎每天都要加班,繁重的工作壓得人喘不過氣來,每天回到家幾乎都會進行額外的工作,有的時候甚至會熬到凌晨兩三點,所以晚上加餐那是常有的事。
  有一次為了趕工作進程,回到家熬到凌晨一點多,肚子些許饑餓,加上工作的焦灼,于是點外賣的時候多點了一瓶啤酒??墒前雮€小時過去了,外賣遲遲沒有到。摻雜著氣憤和煩躁的情緒,撥通了賣家的手機號進行催促。又過了大概10分鐘的樣子,外賣送到了住的地方。外賣里莫名的多了一瓶熱牛奶,袋子里也摻雜些許的油煙氣息。
  本想拿起電話再次詢問賣家飯是否配送錯誤,仔細看了下外賣單子,淚水在那一刻忍不住涌出,外賣盒子上躺著一張便利貼。
  “姑娘,看到你的來電地址,發現咱們是老鄉,可能你也北漂在北京工作,聽聲音你和我閨女年齡差不多,我也來北京十多年了,北漂生活不容易,別總熬夜,在外照顧好自己,不管有什么煩心事,別走極端,給你熱了瓶牛奶,啤酒就先別喝了,一切好運。”
  那是剛轉正的時期,工作剛剛穩定,除了不間斷家人的問候,好久未曾感受到如此的話語。
  含著淚把飯吃完,還是忍不住把啤酒灌了下去,頓時失聲痛哭,莫名的心酸和無助在那一刻再也在心底藏不住,期間鄰居也過來敲門詢問是不是夫妻打架,看到一個人在家哭,便也悻悻離去,任其嚎啕大哭。
  當第二天醒來時候,天空依舊晴朗,行人依然匆匆,空氣依然干燥,生活還要繼續,帶著對美好生活的希望和向往。只是這孤獨感在融入人群的那一刻便神奇般的藏匿了起來,當你再次回歸一個人的時候,孤獨感又悄然出現。
  在北京這座偌大的城市,尋找到一份維持生活的工作并不難,可是想要擺脫那該死的孤獨感卻難上加難,不是因為遇不到說話的人,而是遇到能夠互相懂得的人卻十分不易。
  九月份就要離開北京了,希望她能找一處自己的歸處,為自己帶來一份寧靜和舒心。